这个做法,是PUA还是真的为你好?

2023-02-13 08:43
1

最近有个朋友,来找我求助,交谈间他说自己非常烦恼。


原来他和女朋友很长一段时间,都在反复为一件事情吵架。那就是,每当他对她有一些负面意见,去表达出来的时候——比如说,我不是很喜欢你一吵架就说分手,或者,我不喜欢我们提前约好了约会,当天你才告诉我你不来了;再或者,我不是很喜欢你一直在我面前说你闺蜜的坏话;还有一些是关于她工作的,她会来问他的意见……无论是否是她来询问他的意见,一旦他给出一些负面的反馈,女朋友就会生很大的气。


女生会说你是在打压我,想pua我,生活已经够难了,你作为我的伴侣,应该看到我好的地方,你不应该说我不好。


但是我朋友觉得,两个人若想长久发展需要磨合,无论是处事方式,还是世界观、价值观,双方会在冲突碰撞中磨合。如果完全无法给出负面反馈,他不知道该怎么磨合。但是他也担心,是不是女生说的对,作为伴侣就应该支持对方,不能批评对方。


为了帮助这个朋友,我们想来展开说说“批评”这件事。人们需要批评的程度,可能超过我们的想象,当然前提确实是这种批评不能是出于操纵、控制、贬低的目的,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PUA。


为什么说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负面反馈?怎么区分PUA和有价值的负面反馈?来看今天的文章。



没有人完全不需要批评



心理学研究得出的结论,超过我们想象的一点是:只有正面反馈,完全没有负面反馈的环境,是不是很理想?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。


研究发现,如果一个人只能接收到正面反馈,而没有负面的,会给自身带来一系列坏的影响。


在一项针对决策能力的实验研究中,Audia等人(2000)发现,反复收到积极的反馈会损害个体的能力,因为不断的积极反馈会让ta们沉浸在成功的幻觉里,从而很难有意识地做出改进,结果导致ta们总是在制定更高的目标,却忽略了许多不利的因素。  


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常常看到这样的例子。被溺爱长大的孩子,趾高气扬、自我中心。Ta们一方面高估自己的能力和受欢迎程度,一方面对自己的弱点缺点毫无认知。这会导致ta们在真实的社会环境中,遭遇大量的不利因素——他人的厌恶,过于执着地追求超过自身能力的目标,对他人不以ta们为中心的抱怨和憎恨。最终出现,自视甚高却在现实中难以有所成就、愤愤不平满腹抱怨的结局。


人在这个社会上存活,需要了解自己的长处和短处,客观评价自己在竞争中的位置,从而有能力为自己制定最为合适匹配的目标,让自我在社会中找到价值,让生命有所成果。


他人出于善意或者责任义务(比如父母、学校里的老师、工作中的上级)对我们做出批评的时候,其实是帮助我们不陷入病态的全能自恋,建立对自己的短板清晰客观的认识——的确可以帮助到我们更好地在社会中生存。


亲密关系中的批评和负面反馈,则更加微妙:当对方对我们做出批评的时候,我们首先需要辨别ta是否出于操纵、控制、贬低打压、自恋的不良的动机。排除不良动机之后,我们需要理解,这其实是对方表达ta的需求和感受的一种方式。


亲密关系中的负面反馈,有时候和父母、领导给的负面反馈一样,是关于我们身上的缺点和不足的。但也有很多时候,并不意味着我们的“不足”,而只是意味着我们和对方需求之间的不匹配。


但亲密关系中的负面反馈,的确可以帮助我们,相互了解对方的需求、三观,让我们有机会思考一系列重要的问题:“我有多爱对方?愿意为对方的需求做多少自我的妥协?”“对方的三观是不是我能接受的?”“对方的需求和真实的自我之间有多矛盾?能否调和?” “我是不是可以提升一下我在关系中的相处技巧?”


亲密关系中的负面反馈,我们不用“照单全收”,而要思考、辨别、冷静地做出深思熟虑后的回应。这种思考会推进我们学会自己应当如何在关系中生活,提升亲密关系中的各项技能,变成在关系中更加成熟的人。



有些人会病态追求被批评



负面反馈固然令人不适,但比起被忽视,它仍然是人们更渴望的——人们需要被看见,这是第一位的需求。     


研究者曾将两组老鼠幼崽放在两个完全相同的盒子中饲养着,唯一区别是:一组会每天受到多次电击,而另一组不会。结果令人意外,受到电击的小鼠虽然很痛苦,却比没有受到电击的那组成长得更好(Levine, 1960)。


虽然面对负面反馈很痛苦,但比起得不到回应和被忽视,负面反馈仍然是更好的选择。所以童年被忽视的孩子,容易选择故意做“坏事”,以求获得比正面反馈更容易获得的负面反馈。


一部分人会在成年后会重现童年的模式,继续寻求令ta熟悉的负面刺激,比如持续的自我苛责,或进入受虐的关系中。那些从小就能得到关爱和保护的人,很难理解ta们为什么会不断地“惩罚自己” ,是因为从小被爱的人不需要通过“自虐”的方式来活着。


这些人,需要格外警惕自己的处境。如果你发现成年后,自己总是在不断被批评、否定的环境中,可能说明你自己首先应当做出一些调整。



好的负面反馈应该是什么样的?



好的负面反馈,具体有以下三种反馈类型:


  • 信息性的改进建议:


【适用范围】在自己已经有一定能力的领域


一项研究表明,新手更需要积极的反馈,得到鼓励和肯定,会让ta们更有信心面对挑战,积累成功经验;而老手们都清楚自己是有水平的,一些积极反馈可能只是在告诉ta们已经知道的事情,所以ta们更倾向于得到具有建设性的负面反馈,因为这才是进步的关键。


  • 观念不一致的声音:


【适用范围】所有人


当我们建立起稳定的世界观后,一定会遇到与自己立场、想法、观念不一致的声音。这些声音可能是情绪化的、矛盾对立的,甚至有攻击性的,让人感到紧张、愤怒、沮丧或羞耻等一系列复杂感受,大脑会将其视为威胁。


有不同的情绪反应是很正常的事,而当你保持着开放的态度去倾听和交流时,这些多元的声音会促进思考。聆听来自其他观念的批评,能够让我们对于自己的观念考虑地更周全,或者吸收了别人的观点,让自己的世界观更复杂成熟,或者在思考后坚定地拒绝,对自己的观点更加深思熟虑。


  • 关系中的负性情绪反馈:


【适用范围】想要提升亲密关系质量的情侣


关系中不止有亲密,对关系的不满意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当然,关系中负面反馈的最终目的,必须还是为了关系本身——而不是为了体验到自己比对方高明或更有权力。


表达关系中的不满,与彼此的关心和尊重并不冲突。如果伴侣能感受到你对关系真诚的态度,也会更加愿意理解你。



如何识别无价值的PUA式贬低?



虽然负面反馈总会让人不那么舒服,但有价值的批评和pua还是有明显区别的。动机就是这二者最本质的区别。


有价值的负面反馈,动机是善意的,只是为了帮你变得更好,你不会觉得对方“享受”这种批评的过程。


PUA的动机,是自我中心、恶意的,是为了满足批评者自己。可能是通过操纵、控制你,让ta在关系中有更多获益、更便利;也可能是通过贬低你,找到ta自己很优越的感受。


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,对动机进行辨别,以“关系中建议对方减肥”举例:


目的上:


✓:希望能改善你的情况:

——“试试做些运动吧,看你最近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呢。”


x:试图打压、诱骗和控制你:

——“拜托你去减减肥吧,看看你现在身材都什么样了。”


态度上:


✓:对事不对人,十分客观:

——“BMI超出了正常范围值一点,为了健康是需要一些身材管理啦!”


x:针对个人性格以偏概全或者是恶意发散、揣测你的行为

——“你现在会胖都是太懒导致的。”


形式上:


✓:反馈是一些具体的建议:

——“有氧、无氧运动还有饮食调理都可以试试,制定一个具体的计划表吧。”


x:笼统的,没有细节:

——“别吃了。”


时限上:


✓:及时的,专注眼前的问题:

——“现在开始做计划完全来得及。”


x:翻旧帐,不针对当下的事情或行为:

——“你这个人就是没毅力,以前……”


如何从负面反馈中获得?



下面总结了几个实用的步骤:


  • 分辨意图,遵从感受:


当听到负面反馈时,一方面我们会感受到威胁,急于用申辩和反驳的方式去防御自尊心;但另一方面可能又觉得对方有道理,所以我们的反应介于防御和倾听之间,其实这是很正常的。


我们可以试着从上述的几个维度,去分辨这种反馈是真诚有效的,还是负面的PUA。对于恶意的负面反馈,可以不去理会或给予反击。


  • “过滤反馈”:


接下来,可以尝试将反馈中针对行为的评价和针对个人的评价区分开来。比如,当我们听到对方说,“这个项目成效不好,你要加把劲”,就可以认知为是在针对和批评项目成效,而并不是直接否定了我们的能力。这种认知能降低我们的防御,更好地吸收他人的建议。


不确定时,试试倾听多方建议:


如果实在不确定该怎么对对方的反馈做出回应,可以尝试多去倾听更加权威或是专业的建议。也可以试着和好友们讨论,在反馈中找到一个能够让自己更容易接受的切入点。